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科普及 > 社科知识 > 福安人文 > 正文

诗意福安

日期:2015-7-4

1.jpg

《诗意福安》

出版社:海峡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12年11月

 

 

以诗立县 诗意福安(序一)

李转生 

韩阳风景世间无,堪与王维作画图。四面罗山朝虎井,一条带水绕龟湖。

形如丹凤飞衔印,势似苍龙卧吐珠。此处不堪为县治,更于何处拜皇都。

宋淳祐五年(1245),在朝中任职的郑寀将这首题为《韩阳风景》的诗献予宋理宗,向其展现了一幅闽越一隅秀丽山水的画卷。理宗御批“敷锡五福,以安一县”,赐名“福安”。由此,福安以诗立县,成就了历史上一段佳话。此后的七百多年间,勤劳、朴实、勇敢的福安人民在这块土地上,挥洒汗水、贡献青春、历代相传,造就了如今这个兼具古风古韵与现代时尚气息的魅力城市。

这是一块被大自然宠爱的土地。终年云雾缭绕、佛光扑朔的白云山,大自然“鬼斧神工”堪称“天下绝景”的地质奇观石臼群,激流、飞爆奔腾呼啸的瓜溪峡谷,三千余株顽强熬过沧桑巨变的远古生物野生刺桫椤,蜿蜒百里、四季如春的富春溪,重重送青、层层登翠的茶山,绿叶婆娑、宛如绿海的竹林……在这里,无山不青,无水不澈,这方瑰丽的山水更是孕育了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类文明。

这个依山傍海的盆地,气候宜人,早在先秦时期就作为闽越人的聚居地,播下了古文化的种子,周代属七闽地域,秦属闽中郡,汉初属闽越国,东汉属会稽南郡,直至隋唐,皆为州府地属。唐中叶后,现在依然保留诸多古迹的黃崎镇(今下白石镇)、大留、苏洋、廉村、穆阳等村落已建立,诞生了“文化发达村落”的雏形。此时的福安已成为闽东北茶产地之一,“比屋皆饮”,萌芽了闽东特色茶文化。宋明时期,福安人凭借海岸线绵长、水深浪平等海港优势,兴起了民间船舶修造业,并不断发展。在悠悠岁月中,福安儿女不断丰富精神世界,锤炼筋骨,创造并传承茶文化、畲族文化、红色文化等特色文明。在历史上中华民族数度遭受苦难时,福安儿女更是将“高风亮节”的精神发扬到了极致。时至今日,明代为缅怀“福安三贤”(唐代薛令之、南宋郑虎臣与谢翱)而修建的“三贤祠”几经破坏、修葺,仍伫立在福安城区,供人们瞻仰,传承先辈们的高尚情操和丰功伟绩。作为革命苏区,福安革命先烈们的英勇事迹同样留下了丰厚的精神遗产,曾为土地革命时期革命力量驻地的溪柄镇狮峰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墩面村革命旧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等革命遗址依然完好保存。更重要的是,先烈们忠贞、英勇、高尚、进取的精神,至今仍深深影响着福安人民。

福安现有畲族人口7.2万,是全国畲族人口最多的县级市,畲族崇拜凤凰。多年来,福安畲汉一家亲,从政府到民间都非常注重保护畲族文化,畲族婚丧习俗、服饰、武术、茶艺、歌舞、银雕工艺等特色文化大都得以系统传承。                      

福安人民从来没有停止过创造传奇。改革开放以来,在千百年来积淀的文明基础上,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热情洋溢、积极发挥创造性、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多次创造出让世人惊叹的业绩。1958年,福安人自力更生制造出了闽东第一台电机,被《人民日报》评论为“山窝里飞出金凤凰”。此后不到60年的时间里、福安电机电器产业创造出了百亿产业集群,跻身“全国百佳产业集群”,福安市因此获得了“中国中小电机之都”的殊荣。此外,福安还有“中国茶叶之乡”、“中国民间船船修造基地”“南国葡萄之乡”、“福建省十大空中最美家园”等美誉。

在政治经济社会事业得到大力发展的同时,福安市把对历史文化的挖掘、整理和保护,及对自然环境的保护列入了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协调发展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不断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经济、文化等需求。目前,福安全市有1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7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个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3个省级历史文化名村,2个宁德市级畲族历史文化名村;1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6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4项宁德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1个世界地质公园、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地质公园,12A景区,2个省级农业旅游示范点。福安市山海相连、得天独厚, 自然人文景观交相辉映, 充分具备发展旅游业的强劲优势和后发潜力。

2009年,《国务院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提出要把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成为“我国重要的自然和文化旅游中心”。顺应时势,福安市提出建设“现代化生态型港口工贸旅游城市”的宏伟目标及规划蓝图。由此,如何更好地发掘福安的历史文化传统,将悠久的文化积淀、绮丽的山水风情与明媚的现代城市特征融合并利用,进而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实现福安“跨越发展”、城市升级,进一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成为发展福安经济、推进旅游业转型的一个关键课题。

本书在这方面无疑做了一次非常有益的探索和创新。本书以“诗意福安”为主题从“探寻历史遗存”、“拜访古代先贤”、“感悟绿色山水”、“品味地方风情”、“寻找故事传说”、“重读古典诗文”、“欣赏福安新姿”七个方面在读者面前展开福安风情的画卷,将福安从古至今、自然与社会各方面的风姿巧妙呈现,雅俗共赏,兼具思想性、趣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

本书彩色印刷,图文并茂,可作为展示福安历史文化、自然风情文化的外宣读本,也是福安人民,尤其是青少年学生体味、感悟、传承福安优秀历史文化的生动教材。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

 

(作者系中共宁德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为文时任中共宁德市委常委、福安市委书记)

 

守望精神家园 传播先进文化(序二)

倪政云

 

福安历史悠久,山川秀丽,文化绚丽多彩,人物星汉灿烂。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福安人民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创造了具有浓郁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的文化,神奇而秀丽,底蕴深厚而多姿多彩,“畲、茶、古、廉、红”,熠熠生辉,如日月星辰,光耀八闽大地。在我们伟大祖国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正是无数这样的地域特色文化,如川河奔流,汇成浩瀚精深的中华文化的大海洋。面对福安如此多娇的地方文化遗产,我们有必要进一步深入地了解、挖掘、研究和传播,以继承其优秀传统,弘扬其品格精神,创造更加灿烂的社会主义新文化。

由中共福安市委宣传部牵头编辑的这本《诗意福安》,可以说是福安这块文化热土的大写意。展读过后,觉得生动而亲切,给人深思和启迪。全书内容丰富,结构完整,文字优美流畅,作者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尤其是张炯和许怀中、章武、陈济谋、林思翔、季仲、朱谷忠等散文名家情系福安,不吝赐稿,他们的文章,自是大家风范,令本书生色不少。我相信每一个福安人和在福安工作、生活过的人,通过阅读《诗意福安》,更会加深对这块土地的眷恋之心和热爱之情。

文化,如树之有根,如水之有源,根深才能叶茂,源远才能流长。虽然社会文化发展日新月异,但我们永远不能忘却自己的文化之根之源,不能舍弃先辈创建的民族文化主体,因为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血脉和炎黄子孙世代守望的精神家园。当前,在我国文化领域正在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革,文化走向大发展大繁荣的背景下,我们一定要认真贯彻《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大力弘扬中华文化,努力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培养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质,增强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诗意福安》的出版为广大读者奉献了一种较为全面、频有分量、可读性很强的对外宣传读本,是践行《决定》的一个很优秀的成果。在编辑的过程中,编者注意吸收各方面意见,认真审稿,慎重取舍,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形成了现在这部书稿,他们为传播福安优秀文化所做出的辛勤劳动值得大家肯定和赞扬。

最后,寄希望于全市的文艺工作者,继续深入实际,深入生活,深入群众,做优秀文化的生产者和传播者,为福安文化、中华文化的繁荣兴盛奉献自己的才华和力量。

 

二〇一二年五月七日

 

(作者系中共宁德市委常委、 福安市委书记)

 

编后记

《诗意福安》从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等角度选题,分为“探寻历史遗存”、“再访古代先贤”、“感悟绿色山水”、“品味福安风情”、“寻找故事传说”、“重读古典诗文”、“欣赏福安新姿”七章节,以散文的形式综合介绍福安历史文化。

《诗意福安》用文学的手法,散文的笔调,诗歌的意境,力求做到雅俗共赏,史俗同趣,兼具权威性、文史性、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在编辑过程中,编者最大的感受是,与以往成书的文史资料相比,许多重要稿件对福安历史有了更加具体和清晰的记述,且更具文采,对于茶文化、畲文化、古文化的挖掘和研究有了比较丰富的成果,这也是本书最大的收获。中共宁德市委常委、宁德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李转生,中共宁德市委常委、福安市委书记倪政云不仅出任本书顾问,而且拨冗为本书作序,让本书增色添辉。中共福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吕增华多次召集编委会专题会议,研究解决本书存在的各种问题,市文联组织人员及时推进本书编辑。初稿出来后,曾送相关领导与专家传阅审稿,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提出了不少有益的意见和建议,使本书所收录的文章颇具代表性,文献更具可靠性。

历史文化遗产,是昨天的辉煌、今天的财富、明天的希望。21世纪是文化的世纪,福安正在成为一个文化和精神的高地。用文化召唤起城市的自信,今日之福安总是激荡着热情奔放、宽容大度的历史情怀,洋溢着敢为人先、勇于创新的人文精神。延续着曾经的辉煌,传递着历史的回响。充满文化自信,阔步走向未来,福安正以一座现代生态型港口工贸旅游城市的崭新形象奋然崛起。

由于编辑时间仓促及编撰水平所限,书中不足之处难免,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编者

 

目录:

【探寻历史遗存】

风雅说韩阳

三贤祠怀古

岁月悠悠话莲池

穆水悠悠

茜水无弦万古琴

楼下村的古民宅

感念下邳村

古韵悠悠话磻溪

感受大林钟祠

千年古刹狮峰寺

廊桥:乡间悠扬的古歌

溪流澄碧濯廉村

【拜访古代先贤】

八闽第一进士薛令之

南宋翘楚谢翱

忠肝义胆郑虎臣

以诗立县说郑寀

明朝英烈刘中藻

词人县令张景祁

大夫第主人李枝青

【感悟绿色山水】

啊,白云山

富春溪流韵

历史丰碑仙阁梁

白云寻山不辞远

白云山石臼:一群瞪着大眼睛的孩子

漫话赛岐

瓜溪看桫椤

晓阳揽胜

“韩阳十景”话沧桑

走进柏柱洋

巍巍竹洲山

【品味福安风情】

新桃花源记

芙蓉李之乡行

畲山百草园

巧夺天工畲银饰

畲族传统美味小吃

官埔油扇

糖寮飘香

正是油茶果熟时

福安光饼

福安米糕喷喷香

苏堤线面闻名遐迩

溪塔葡萄沟

绿色金库

【寻找故事传说】

鸭娘皇后

龙得珠

缪半山戴舂磨

姐妹斗法

石巨人

石头人传说

晓阳神戏透天光

神鲤报讯

臭摄

【重读古典诗文】

福安县名记

登西台恸哭记

赠总戎戚公平倭序

重筑县城记

西郊水坝碑记

朝旭堂记

重修福安县学记

桂香山记

【欣赏福安新姿】

福安多福

盛世茶香飘寰宇

福安:全国最大的畲族人口聚居地

福安:中国中小电机之都

福安:中国民间船舶修造基地

世界地质公园——福安白云山风景区

动车穿行山海间

 

风雅说韩阳

李建民

 

韩阳位于海峡西岸东北翼的中心部位,白古以来是闽东地区的一个重镇,经济繁盛、人文荟萃、交通便捷、人气兴旺。自公元1245年福安建县以来,这里就成为福安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韩阳也成了福安城关及周边地区的别称。

千百年来,无数的韩阳儿女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动人的活剧,恣情恣意地抒写了足让历史感动的篇章,留下了浓墨重彩的风雅。

福安议县之时,县治择址悬而未决,这时,在朝廷担任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的福安穆阳人郑寀给理宗皇帝献了一首诗,盛赞韩阳住美的风光:

韩阳风景世间无,堪与王维作画图。

四面罗山朝虎井,一条带水绕龟湖。

形如丹凤飞衔印,势似苍龙卧吐珠。

此处不堪为县治,更于何处拜皇都

这首诗一下子打动了理宗皇帝,县治问题迎刃而解。从此韩阳就成为福安的行政中心。直至今日,这首诗仍广为传颂,激发了无数福安儿女爱乡怀土的深情。

光绪版《福安县志》的卷首赫然印着“韩阳十景”。这“十景”可不含糊,有刚健冷峻的 “东山雪霁”、“仙岫晴云”,有奇峭深幽的 “石门漏月”、“岩湖板障”,有柔美曼妙的“龟湖夕照”、“南野桑阴”,有充满诗情画意的“马屿香泉”、“铜冠双松”,还有让人浮想联翩的“廉岭孤树”、“鹤岫朝烟”。“十景” 命名于乾隆年间,命名者是阳头举人李馨和他的得意门生解元陈从潮 。尽管沧海桑田,有的景致已经不复存在,有的故址也面目全非,可是在福安人的心目中,“韩阳十景”永远是那样美不胜收,那样值得怀念。

古代的福安城关,东起鹤山,西至龟湖,南抵护城河,北迄铜冠。就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至今仍有许多令人称颂的古典遗存。

位于扆山南面的市政府机关,几百年来都是县署(县衙门)之所在。大门内的两棵古树傲立相向,浓荫如盖,是为纪念建县而植,已有七百多岁。十多年前, 在县衙遗址发掘了一面“戒石铭”石碑,碑身长一米多,上面阴刻十六个恭楷,肃穆冷峻,正气凛凛:“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贈欺。”

石碑系明正德十五年(1520)署县州判(类似于后来的行署副专员兼县长)李长所立,当时还为此专门建了一个“戒石亭”。据史载,宋代朝廷曾将戒石铭颁行于州县,北向刻以上十六字,南向刻“公生明”三字,历代相沿。福安县署旧址发现的戒石不但珍贵,而且具有特别的现实意义。

市政府南面有一条两百余米长的“衙前街”,它的尽头“重金山”是闽东医院的旧门诊部和工商银行,这里原是明清时代的县学所在。福安建县之初即设立县学(儒学),也称为学宫,当初在龟湖山上,几经变迁,明嘉靖十四年(1535)定居此地;嘉靖三十八年(1559)被倭寇焚毁,第二年重建,以后又经历过多次重修、增建,形成一个庞大的建筑群。清代以后,学宮的体式不再有什么变化,直至民国末期。

学宫是封建时代官府办的学校,也是旧时代福安人民的精神圣殿。学宫大门设在西侧的“学前路”,迎面有一个“礼门,门边立有“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碑。进了礼门,是一个种着杏树的宽敞平地,南面照培上书“仰之弥高”四个大字:北面有个石牌坊,三楼三间,正中上方刻着“圣域贤关”。进了牌坊,就是孔庙,眼前依次是泮池、大成门;大成门两侧分别是名宦祠和乡贤祠。大成门往里就是巍峨的大成殿,供奉着大成至圣先师孔子之位。大成殿的后面,是崇圣祠,供奉者历代贤圣。学宫的东面是明伦堂和朱文公祠,“仰之弥高”墙的东侧有“义路”门与之相连;这里是县学诸生日常读书研习和先生传道、授业、解惑的场所;明伦堂后面建有奎光阁。学宫西面是忠义祠、藏经楼等。

学宫内立有各种规格的碑刻十多面,有的石離十分精美,还有儒学经典、书籍刻版、祭祀礼器、儒家先哲先贤的牌位等等文物不计其数。整个学宫建筑群庄严、典雅,是传统文化的大观园和文物博物馆。 可惜,20世纪50年代以后,这里遭到毀灭性的破坏,至今我们还能在旧门诊部的台阶上看到许多当普通石块使用的孔庙残碑。只有残存的奎光阁近年经过修复,依然立在原位,与市政府大楼遥遥相对,供怀古者凭吊曾经的风雅。

县署西侧有上杭的陈氏宗祠。成台、大厅、正殿,三进三座。从主体建筑结构看,它与散布在韩阳各处的众多祠堂没有太大的不同。 但是嵌在祠堂正座墙上的两面石碑为我们见证了嘉靖三十八年(1559)倭寇围攻韩阳,上杭陈氏族人团结御敌,以及祠堂惨遭倭寇焚毁的历史

陈氏宗祠正门前有一个木构牌楼,系祠堂的附属建筑,始建于康熙年间,现建筑系乾隆二十年(1755)重建。牌楼三楼三同,最具特色的是上方屋顶均设五层如意斗拱承托,整个建筑宏伟壮观、结构精巧。1991年它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城西有一座龟湖山,也称作湖山,远望南郊,下临龟湖,“龟湖夕照”是韩阳的一大景致。旧县志上如此描绘这里的湖光山色:“每当晩眺,斜阳倒影,霞光漾水,红绿苍翠,气象万千。”可谓美不胜收。福安最早的县学就建在山上。元朝改为龟湖寺,也叫三宝寺,经多次重修,现有建筑十分完整,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龟湖山是韩阳的文化名山,山上除三宝寺外,还建有三官堂、天后宫、临水宫等。清末和民国时期,这里还是福安新式文卫事业的重要窗口。东西山麓分别建有基督教会兴办的陶清学校和县商会倡办的高等小学。陶清学校曾是福安最早的女子学校,还设办了福安最早的幼稚园,20世纪40年代学校停办后校址改为圣教医院,是为福安第一所正规的现代医院。湖山高等小学停办后,原校址就改为县图书馆, 后又改为商会的办公场所。这些遗迹有的改作它用,有的重新整修后延续着原有的功能,有的已经十分破败,在萋萋芳草丛中低声叹息。

除了温良和典雅,刚强的风骨与崇高的气节更是构建韩阳风雅的重要元素。每当国家和民族有难,韩阳儿女总是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为了“礼义廉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嘉靖三十八年(1559)四月,倭寇万余人围攻韩阳,韩阳兵民尽管寡不敌众依然进行殊死的抵抗。尤其是县学诸生,在他们老师的率领下,前仆后继,誓与韩城共存亡;城破之后,威武不屈,视死如归,以自己文弱的血肉之躯实践了舍生取义的人生信条。史载是役韩阳兵民“死者三千七百余人,空城一炬”。

明清易代时,残暴的清军以屠杀立威,福安进士刘中藻组织义军,转战闽浙,抗击清军。在韩阳保卫战中刘中藻率军坚守了四个月,直到城中粮尽,于龟湖山指挥部作绝命诗一首,中有“采薇有约休回首,正气歌成天地阴”句,表达不事二朝的心迹,然后以身殉明,部属九千七百人和刘中藻一起殉难。

19377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韩阳人民立即以极大的爱国热情投身于抗日救亡的洪流。每天清晨,抗敌后援会晨呼队震撼人心的呼喊惊醒了多少还在迷梦中酣睡的入们。淞沪战役爆发后,福安县奉命征兵500名,不到3天全县有600壮丁应征。应征军人开拔前线之日,地方当局在县府操场召开欢送抗日出征将士大会,整个韩城万人空巷,群情激奋,气壮山河,民众的抗日热情达到了顶点。会后群众自发为出征将士送行,一直送到溪口码头才挥泪而别。抗战八年, 为了拯救民族的危亡,福安一县共献出了13000多名优秀儿女,其中包括100多名新四军六团的官兵。

……

历史的风骨可以增补现代人大量流失的“钙”质,传统的典雅可以疗治你我浮躁的心神。韩阳的风雅是一轴绵绵的山水画,一册厚厚的线装书,一碗浓浓的工夫茶,一杯醇醇的蜜沉沉(福安特产的一种黄酒)

 

 

八闽第一进士薛令之

郭旻

 

薛令之,字君珍,号明月,为闽籍长溪县人,南宋理宗淳祐五年(1245)析长溪县西北为福安县后,其乡里即现今为溪潭镇廉村高岑。早在唐中宗神龙二年(706),令之就高中进士。然而,长期以来,有相当多的人都以为我省最早中进士者为南安的欧阳詹。开此说之滥觞者,不是别人,而是“文起八代之衰”的唐代大宗师韩愈,韩愈是唐德宗贞八年(792)的状元,欧阳詹为榜眼。他们距薛令之中进士的时间即神龙二年要晚86年。由于詹“与愈为博士”,同年又同事的缘故,其相互仰慕结成的深厚交谊,自在情理之中。唐文宗大和初年(827),年仅四十余岁的欧阳詹就“不幸短命矣”。韩愈为詹所撰写的哀辞中称 “闽越之人举进士,由詹始也”;至清初辑编《全唐诗》,收录欧阳詹的诗词时,在作者名下写的简介亦援引韩文“闽人擢第自詹始”。韩愈是当时的文坛名流,一言重于九鼎,因其一时失检而致千古失实,薛令之也因此湮没无闻。

薛令之也是一位唐代诗人。他自幼发奋读书,为了避开俗务干扰,曾离家结庐于灵岩山上(今溪潭镇城山村后),号称“灵谷草堂”,专心致志,勤苦攻读,并写有《草堂吟》诗,以抒怀言志:

草堂栖在灵山谷,勤读诗书向灯烛。

柴门半掩寂无人,惟有白云相伴宿。

春日溪头垂钓归,花笑莺嘀芳草绿。

猿鹤寥寥愁转兴,携琴独理仙家曲。

曲中哀怨谁知妙?子期能说宫商调

鱼未成龙剑未飞,家贫耽学人争笑。

君不见苏秦与韩信,独步谁知是英俊?

一朝得遇圣明君,腰间各配黄金印。

男儿立志需稽古,莫厌灯前读书苦。

自古公侯未遇时,萧条长闭山中户。

全诗见于福安《高岑三廉薛氏宗谱》中。但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收录到《全唐诗》卷时,仅有前面四句,题目叫《灵雪岩》。究竟是匆促漏收还是删略之故,不得而知。

在宗谱中,还同时录存薛令之的另三首诗作:《唐明皇命吟屈轶草》、《游太姥山》、《送陈朝散诗》。崇祯、乾隆和光绪版《福安县志》皆收录,而《全唐诗》则未收。薛令之著作《明月先生集》、《补阙集》各一卷今亦失传。

薛令之还是一位廉洁刚直的官员。中进士后的薛令之,供职到玄宗开元初,便被升为左补阙兼太子侍讲,与贺知章同侍皇太子李亨,为其讲授经史。左补阙一职是唐代中央最高级政府机构之一的门下省属下的官员,级别为从七品上,有直接对皇帝进行规谏和举荐人才的职权,位极清要,颇为时人所重。开元后期,唐玄宗渐变成一个荒怠政事、沉湎淫乐的皇帝,并宠用奸诈诡谲、人称口蜜腹剑的李林甫为相,致使朝政日非,腐败不振,而李相又与皇太子李亨不睦,矛盾甚深,东宫官员也受到排挤冷落,生活清苦。时薛令之凭借补阙身份,在宫壁上题诗“自悼”,实则对皇帝进行讽谏,由此得罪了玄宗,不得不“告老还乡”。事后玄宗觉得过分,又得知令之返里后家境贫困,便诏令以长溪县岁赋资助令之使用,而令之体谅到人民疾苦,只酌量受之,不肯多取。直至公元756年,皇太子李亨继位(肃宗),念及过去东宫教诲恩德,下诏召薛令之回朝重用,可惜薛令之已故,李亨惋惜不己,又闻令之量受岁赋之事,更为感动,嘉叹其廉洁高风,便下诏封令之的家乡为“廉村”,家乡的溪流为“廉溪”,以表彰其廉洁刚直。这个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薛令之殁世之后,在其故里和周围的村落,如城山、凤林、黄澜以及城关的金山、三会堂街(南门)等处,皆建造祠庙,其祠庙之多,在当地诸先贤中首屈一指,历代祭享不绝。明福安知县孟充有《题薛补阙祠诗》:“松桂庭台苜蓿盘,先生岂是厌清寒?牡鸡欲唱前星暗,归去廉溪且挂冠。”清福宁知府李拔来福安谒祠时,亦留下“公余谒补阙,祠水一潭清,景仰高风在,相知对月明”的诗句。足见后人对其怀念景仰之深。

薛令之的《自悼》诗,成为千古名句,被后人广为传诵和引用。特别是明末四川西昌硕儒程允升,引用《自悼》中的诗句,列入《幼学故事琼林·师生篇》 (苜蓿长阑干,奉师饮食之薄),用作童蒙读物,其流传范围,已不限于令之故土乡里。         

 

白云寻山不辞远

郑望

 

“白云山……山最高,为闽东第一山。上有庵,常积雪不散。登绝顶俯瞰城邑川海,如在宇下。” (清光绪年间《福安县志》)

白云山,因白云常绕其峰而得名。主峰缪仙峰海拔1450米,突兀苍穹,尤显王者风范。

白云山是民间崇敬的神山, 每逢农历六月初朝圣日, 有无数朝圣者前往膜拜……

神奇佛光

行走山巅,轻纱薄雾悄然飘拢而来,脚步似乎也飘忽了起来。天风荡荡腾云驾雾,不时有云雾擦肩而过,如入仙境。

当白云山在熹微中露出云端时,云海幻化成玉缎金被,絮浪滚滚。刹那间,只见在距离山巓约百米雾幔中,出现一个圆桌大小含晕宝镜,周边衍射一圈七彩的光环,仿佛一尊“菩萨”半身像,闪烁炫目彩圈。这是仙境,还是实景?欢呼雀跃的人们在山顶跑来跑去,然而奇怪的是不管你跑到哪里,“佛光”都跟到哪里,你用手挥之,“佛光”里的“佛”也伸手挥之……人影投射那面悬浮于云海的宝镜上,让祈祷映现自己似人似佛的影像。正如诗云:

非云非算起层空, 异彩奇辉迥不同 。 试向石台高处望, 人人都在佛光中

关于白云山的传说很多,最神奇的莫过于“佛光”了。历来上山烧香朝拜者络绎不绝,不少人就是祈望佛光的辉耀而去。白云山佛光呈现的频率较高,尤在农历五到九月频繁出现。那净化尘世的灵雾,让每一位有心者在人、自然与佛光中解读生命的真谛。其实,人就是自己的映象。只有心中寻找到端正的自己,就拥有完美的灵魂。那么,就可能拥有自身“佛光”成像的刹那。

九龙洞府

踏入蟾溪地界,不禁惊叹自然神工的造化。十几公里的峡谷中,分布着奇特的壶穴石臼群,或缸状、或盆状、或柱状、或壶形、或壁态……犹如一个现代派雕塑的艺术大观园。在幽深的涧壑,隐约可见峭壁上的流纹、碎斑模样。相传这里是缪仙公收伏九龙之所,那遗迹一定是九龙捣腾、抓挠的痕迹吧。传说归传说,美丽源于自然 。水性至柔,可以穿石。俯首探究,壶穴是花岗岩经历数百万年风雕水蚀形成的。

爬岩涉涧,循着洞口訇然作响的水声前行,仿佛步入奇妙的神话世界。洞府幽暗神秘,布满石幔、石帘、石笋。从石缝“天眼”透射下来的光线,犹如一束手电筒的光亮,照见葫芦潭、玉镜潭、绿潭……涧中的洞、洞中的天、天中的景、景中的潭,曲折回环,水流石转。抬望眼,峭壁上悬挂一条二级瀑布,宛如素练飘空,轻结垂悬,好一幅自然泼墨淋漓的立体水墨画!走近“洞瀑”,凝视跳跃着的“水之花丛”,真不敢相信这乳泉的纤纤柔力,竟然能雕琢出这般美景来。“灵泽夫人洞” 三十六房、七十二林姑洞,多多少少留下滴水穿石非凡的神力。

裁田似锦

登临白云绝顶,俯瞰四周方圆三百平方公里,绵延起伏的山峦似涌动的盘龙……

峰与峰之间幽成峡谷,谷与谷之间飘荡云雾。透过云雾仰望山脊上古老的山田,阳光流淌在山的褶皱里,细细窄窄的“巴掌田”,一丘连一丘地铺展极其壮丽的大地的皱纹。

因为山里飘着白云,梯田被云托着,便生动了起来。云中梯田曚昽如梦,人在田里影影绰绰,仿佛在裁田绘景。

虽说梯田是古老农耕的产物,然而当今的山民也知道梯田的价值不仅仅在于生产粮食。传统的农耕,充满田园牧歌和诗情画意。农耕文明不可能再造,那就为其留一份标本吧。

午时睡莲

《福安县志》记载:“(白云山)上有两池,产莲,玉色,当午开花浮水面,过午即沉,人呼为午时莲。”

盛产午时莲的“天池”,位于白云山后峰西坡冷水寺前。该寺始建于明正德年间,是福安离天最近的一座寺庙。相传,午时莲为得道和尚倒下的豆蔻所生,故又称“豆蔻草”。瑶池玉液滋润的野生睡莲,其株、茎、藕比普通莲小得多,叶片椭圆形,末端稍尖,花呈乳白色,被叶子合围中央。虽无亭亭玉立的丰姿,然秀洁如玉煞有韵致。虽少妩媚娇嫩,然馥郁袭人被喻为'“水中女神”。此莲逢午时翩然绽开,似仙女如约而至,伴随劈里啪啦的响声。午时一过,叶卷花沉,超脱尘寰,日日争艳,常年不绝。

天风云涛,雷电佛光。孕育了很久很久,午时涌出玉色微笑。无意招蜂惹蝶,有为求生净土。山高水远留平凡,质本洁来还洁去。生命短暂贵珍惜,容不得胡思乱想。何必过问天池清否,千古美丽主沉浮。真切亦神奇,纯清才美丽。匆匆一现,启迪人间永恒的向往。天意怜幽草,人间爱小花。向往午时开绽的莲呀,无数骚人墨客便相约登顶结伴而行,总想亲眼目睹一回那花开的神秘一瞬。

     

 

上一篇: 风雅说韩阳
Back to Top